《守望先锋》人气选手发文 承认自己是双性恋

  • 时间:
  • 浏览:19

  原标题:《守望先锋》人气选手发长文 公开承认自己是双性恋

  《守望先锋》人气选手Effect在圣诞假期开始前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一篇长文,谈到他今年的状况与明年的期许。

  内文可以感受到他的挣扎与真诚,全文翻译如下:

  再见2018,你好2019

  今年是我生命中最长最难受的一年。在队伍与个人表现都出问题的情况下,我与家人、现在的前女友的相处出了状况,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的 健康问题让许多外界的关注与恶意都放到了我身上。

  我曾相信只要投入足够的努力就能取得一切我想要的,然而这只证明的我的无知。现在我的意志力只会在重复大量的反复练习中消失殆尽。2018年我只剩下一双只会做各种练习的漂亮双手与满满的消极、疲惫、沮丧,失去的除了支持者还有如影随形的喷子。

  关于2019

  在《守望先锋》方面,我会努力找到能够帮助队友与教练的位置。作为一个要信任彼此的团队成员,我们会倾听彼此的意见并找到双方能够接受的妥协点,我会在成为一个团队中的好成员而不是一个追求个人数据的明星选手。

  我垃圾一般的精神状况会经由其他爱好与我信任的人来帮助我脱离困境,目前为止我只是用各式各样的练习来逃避而已,但我怕我有一天会做出无法挽回的决定,所以我决定卸下外表的硬汉面具。

  由于社会因素与其他的东西,我一直坚持着这个形象,但是我的内心( inner identity)其实更像是女性而非男性。

  我不得不要求我的韩国粉丝们不要再称呼我king-jaji(字面意思为大老二),即使我一直试着假装没事但这仍然使我感到羞辱并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我只是慢慢地习惯这一切并不表示我喜欢,所以我希望不要再这样叫我了,但如果你坚持我也不会阻止。

  这篇文是为了这年在各式各样的镁光灯下被关注而疲惫不堪的我而写,其次是那些在我身边关心我的人与我的粉丝,最后是那些在等我崩溃的酸民们。我已经无法再躲藏或逃跑了,就让爱我的人继续爱我,恨我的人继续恨我吧。

  非常感谢在这样的一年还是继续关注支持我的人们,我还想对喷子们说谢谢与对不起,虽然你们的行为那么的无药可救。

  大家佳节愉快,我们明年见。

  P.S.不要再问我好不好了,回答我不好很尴尬。

  这篇文章发出后获得队友与粉丝们在留言区送暖,最大的支持是常常跟他一起打《守望先锋》的Unkoe跟OGE,这点在Effect直播上可以看出来。在他的专属翻译账号把全文翻译成英文后有粉丝对Effect的性别认同产生疑问,结果钓出本人回答!

  Effect在留言处表明自己是双性恋,随后也发推说明自己出柜的过程。

  我很抱歉无法在韩国社群上完整讨论这件事,在韩国的社会氛围下使我犹豫不前。我从以前就知道我是 双性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是,但是我本能的将我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隐藏起来,因为我知道如果别人知道之后我的生活会跟地狱一样。

  我让Hwang-Hyun(Effect本名)成为一个积极却闷闷不乐的人,用来取代敏感脆弱的内在我。我假装我像其他人一样只喜欢女性,这个伪装满有用的,到现在没有人质疑我的性向过。

  这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容易,在年龄渐长之后与其他人生活让我备感压力,像是永远生活在一个孤独的世界中。无论我做什么改变的都只有我的外表,同时工作的压力也倍增,这样我感到困惑:我还要过这样虚假的生活多久?所以我决定脱掉这个不完整的外表骄傲的面对一切!这样让我真正的摆脱困境,我不能说我不害怕,因为我知道这在韩国社会代表什么,但是我很开心我能够用我真正的样貌面对你们,我要给你们满满的爱跟感谢来回应你们的支持!

  P.S.真的真的真的不要再叫我king-jaji了,这对我来说非常难受,我只是假装忽略并试着习惯,但我希望不要用这个昵称拜托。

  Effect也发推上传了自己跟父亲的对话纪录,看来家人已经接受并支持他的性向与最近的公开,为他感到开心!

  Effect跟父亲说他公开出柜的事情与对于过去的恐惧,父亲则表现了对儿子的爱与关心,最后两人讨论可不可以把对话上传时也有说有笑,Effect也会跟母亲讲这件事。

  Effect此举真的相当勇敢,韩国对于性少数可说是相当不友善,每年的平权运动都会受到国内许多反对势力的阻挠。

  选择公开出柜需要相当大的勇气,毕竟韩国电竞圈这个以男性为主的环境不一定会对他友善。奇妙的是目前OWL公开出柜的两位选手都是位于德州,这个被认为相对保守的美国南方州,反倒是相对开放的东岸还没有选手出柜,而Muma曾说过有其他OWL选手也是同性恋只是没有公开出柜;Reddit也有网友表示他在Ginder上看到OWL选手,或许Effect会带来一波效应也不一定?

  另一方面这解释了Effect在2018各式各样的失控行为,当全世界都以为他是为了队伍与自己的守望先锋崩溃时,他只能独自一人面对内心的挣扎与韩国社会的压力。还好最后他的决定是解放自身的束缚而不是独自一人钻牛角尖而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这个例子也证明了陪伴与关心是多重要的事,靠着医生、家人、朋友的帮助,Effect跨出了走出忧郁的第一步,希望他在赛场与场下都能渐入佳境,成为一个完整美好的自己!